七月,午后,正当其炎热之时,同行坐校巴回家的人不少,往后看,后方已经排了长的队。司机站在车门边,拿着烟,一边抽着,一边拿着手机一个个验票。

我很快上了车,坐得前排,习惯性靠着窗户坐,正扣着安全带,抬头眼见是那数据结构课的老师。这个老师讲课可用声势浩大形容,不是别的,正是声音大,每每上课怕是没把麦克风喊破就十分不适,但我顾不及她,因为从早肚子便有些不适,我知道这是我老毛病犯了——一想到坐车身体便条件反射般地抗拒。

司机回到座位,站起身来,把车上的遮阳布拉下来,握着他熟悉的方向盘,启程。这老师坐到了我旁边,说方才见我背着琴,夸我多才多艺,与她谈笑一阵,而肠胃也稍缓和了。车开到市区,路上的车和红绿灯都多了起来,车开一阵走一阵,我好不舒适,觉得肚子里在翻腾倒海,汗水从额头渗出来,到第一站还未停稳,我便受不住,与老师打了声招呼,下了车。

太阳很大,下车地是个偌大的广场,建筑远在广场的另一边。人们多背着包,拖着行李,往地铁站去,我正急,看见地铁站,条件反射一般冲进去,径直冲向安检员,问她此站有无厕所?安检员左看看同事,同事摇摇头,说:“没有。” 晴天霹雳,硕大的地铁站竟无厕所!那么这么多工作人员,难不成自带尿不湿或者是改造人之类无需如厕?!我顾不得这么多了,匆忙打开手机,搜索“卫生间”,这附近果真无公共洗手间,但是广场右边的公路过去转角之处有家肯德基,里面倒是有可一用。

我拖着行李箱,背着吉他,朝着目标飞快跑去,箱子的四个轮子和凹凸不平的地面发出不妙的磕碰声,一路穿过人群,到达终点。目标地点果真凉快,卫生环境俱佳,燃眉之急总算得以解决。

我一脸舒适地走出来,正打算把手机拿出来打车前往下个目的地,却不了手机怎么也按不开机,只有一个硕大的红白色电量不足的图标,我一笑,老手机确实容易没电,不过我倒是有充电宝!伸手进背包摸索一番,很顺利就把充电线插在手机上,另一头却怎么也摸不出发出电量的东西!原来我只带了线而没有带最重要的充电宝!怎么办?这里离车站尚有十几公里,走路不可达,此地人生地不熟,一时竟觉得十分紧张。

没办法,只得惆然着走,一家咖啡馆和共享充电宝箱摆在我面前,害!这么多电,于我来说是却是不可得的,没电扫不了码,便无法借来救急。女朋友之前参加过一个商业策划,有一点便是要共享充电宝实现无需手机借用功能,先前就觉得应该如此,现在问题在眼前,便更加烦恼了。

咖啡馆旁边是几张桌子,坐着几位有闲情逸致的人在喝咖啡,我鼓起勇气,向一个年轻的小哥问:

“你好,我想问下,就是我的手机没电了借不了充电宝,您能不能帮我借一下我手机有电了马上借回。”

本来只是抱着碰一碰运气的心态问的,不料小哥很爽快:

“这样啊,在外面遇到这种情况确实很困扰呢,我帮你借吧!”
“谢谢啊,谢谢!我一有电马上自己借回。”

充电宝借出,不一会手机开机了,有种死里复生的感觉,行程可以继续了。坐在小哥旁边,和他攀谈了一会,一辆黑色的轿车开到了旁边,小哥走了过去跟他打了声招呼,回头跟我说:

“我有事先走了,你待会记得把充电宝还回去”

我还没有问他的联系方式,说:

“你留个微信给我吧多少钱我待会还给你”

“不用了,你稍后自己还了,借回便是”

大方的态度,是在把我感动了,于是在我这个穷学生眼里,他所喝的饮品杯上的星巴克的标志更闪耀了。

有电了,手机电量越来越多,我打着车前往车站,司机是个很有意思的老广州,虽不是广州本地人,却在此住了很多年,一路滔滔不绝,给我讲广州地标的故事,听得出来,话里都带着骄傲的味道。

手机的电,慢慢充满了,车到了车站,我才想起,我竟然把自己借回充电宝的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怎么?我手上的是我自己借的充电宝么?不是的!这是小哥借给我的,啊,一震惊,才看了时间已过了数个小时,估计小哥已经收到了二十元的账单,一股愧疚之情在我心头涌上来,我很难过,把充电宝就近还了,却没有一点联系方式可以看到,该死!这充电宝公司果然还有许许多多要改进的地方,连个借用人的联系方式都没有!这下我可成了历史的罪人!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几十块钱的问题!而这小哥的一番好意被我无意来的一番践踏,估计他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不再会给予这么热情的帮助,而我,就成了浇灭他助人为乐之火焰的那盆水!

太糟了!或许在不久的以后也有个身体不适,手机没电又需要帮助的人,拖着疲惫的身躯请求他帮助的时候,他会拒绝。谁说的准,这不是下一个我呢?

行李很重,心里更重。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