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午后,正当其炎热之时,同行坐校巴回家的人不少,往后看,后方已经排了长的队。司机站在车门边,拿着烟,一边抽着,一边拿着手机一个个验票。

我很快上了车,坐得前排,习惯性靠着窗户坐,正扣着安全带,抬头眼见是那数据结构课的老师。这个老师讲课可用声势浩大形容,不是别的,正是声音大,每每上课怕是没把麦克风喊破就十分不适,但我顾不及她,因为从早肚子便有些不适,我知道这是我老毛病犯了——一想到坐车身体便条件反射般地抗拒。

司机回到座位,站起身来,把车上的遮阳布拉下来,握着他熟悉的方向盘,启程。这老师坐到了我旁边,说方才见我背着琴,夸我多才多艺,与她谈笑一阵,而肠胃也稍缓和了。车开到市区,路上的车和红绿灯都多了起来,车开一阵走一阵,我好不舒适,觉得肚子里在翻腾倒海,汗水从额头渗出来,到第一站还未停稳,我便受不住,与老师打了声招呼,下了车。

太阳很大,下车地是个偌大的广场,建筑远在广场的另一边。人们多背着包,拖着行李,往地铁站去,我正急,看见地铁站,条件反射一般冲进去,径直冲向安检员,问她此站有无厕所?安检员左看看同事,同事摇摇头,说:“没有。” 晴天霹雳,硕大的地铁站竟无厕所!那么这么多工作人员,难不成自带尿不湿或者是改造人之类无需如厕?!我顾不得这么多了,匆忙打开手机,搜索“卫生间”,这附近果真无公共洗手间,但是广场右边的公路过去转角之处有家肯德基,里面倒是有可一用。

我拖着行李箱,背着吉他,朝着目标飞快跑去,箱子的四个轮子和凹凸不平的地面发出不妙的磕碰声,一路穿过人群,到达终点。目标地点果真凉快,卫生环境俱佳,燃眉之急总算得以解决。

我一脸舒适地走出来,正打算把手机拿出来打车前往下个目的地,却不了手机怎么也按不开机,只有一个硕大的红白色电量不足的图标,我一笑,老手机确实容易没电,不过我倒是有充电宝!伸手进背包摸索一番,很顺利就把充电线插在手机上,另一头却怎么也摸不出发出电量的东西!原来我只带了线而没有带最重要的充电宝!怎么办?这里离车站尚有十几公里,走路不可达,此地人生地不熟,一时竟觉得十分紧张。

没办法,只得惆然着走,一家咖啡馆和共享充电宝箱摆在我面前,害!这么多电,于我来说是却是不可得的,没电扫不了码,便无法借来救急。女朋友之前参加过一个商业策划,有一点便是要共享充电宝实现无需手机借用功能,先前就觉得应该如此,现在问题在眼前,便更加烦恼了。

咖啡馆旁边是几张桌子,坐着几位有闲情逸致的人在喝咖啡,我鼓起勇气,向一个年轻的小哥问:

“你好,我想问下,就是我的手机没电了借不了充电宝,您能不能帮我借一下我手机有电了马上借回。”

本来只是抱着碰一碰运气的心态问的,不料小哥很爽快:

“这样啊,在外面遇到这种情况确实很困扰呢,我帮你借吧!”
“谢谢啊,谢谢!我一有电马上自己借回。”

充电宝借出,不一会手机开机了,有种死里复生的感觉,行程可以继续了。坐在小哥旁边,和他攀谈了一会,一辆黑色的轿车开到了旁边,小哥走了过去跟他打了声招呼,回头跟我说:

“我有事先走了,你待会记得把充电宝还回去”

我还没有问他的联系方式,说:

“你留个微信给我吧多少钱我待会还给你”

“不用了,你稍后自己还了,借回便是”

大方的态度,是在把我感动了,于是在我这个穷学生眼里,他所喝的饮品杯上的星巴克的标志更闪耀了。

有电了,手机电量越来越多,我打着车前往车站,司机是个很有意思的老广州,虽不是广州本地人,却在此住了很多年,一路滔滔不绝,给我讲广州地标的故事,听得出来,话里都带着骄傲的味道。

手机的电,慢慢充满了,车到了车站,我才想起,我竟然把自己借回充电宝的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怎么?我手上的是我自己借的充电宝么?不是的!这是小哥借给我的,啊,一震惊,才看了时间已过了数个小时,估计小哥已经收到了二十元的账单,一股愧疚之情在我心头涌上来,我很难过,把充电宝就近还了,却没有一点联系方式可以看到,该死!这充电宝公司果然还有许许多多要改进的地方,连个借用人的联系方式都没有!这下我可成了历史的罪人!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几十块钱的问题!而这小哥的一番好意被我无意来的一番践踏,估计他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不再会给予这么热情的帮助,而我,就成了浇灭他助人为乐之火焰的那盆水!

太糟了!或许在不久的以后也有个身体不适,手机没电又需要帮助的人,拖着疲惫的身躯请求他帮助的时候,他会拒绝。谁说的准,这不是下一个我呢?

行李很重,心里更重。

查看或添加评论

说起冬天,北方人的眼里,可能是银装素裹,白雪飘飘,在充满暖气的房间里,手握一杯暖暖的咖啡,看着窗外漫天的雪花,孩子们正在用萝卜给雪人安上鼻子,这是冬日的乐趣,然而也只能是我想象的乐趣,实际北方是如何模样,还未曾去亲眼看过,只是一昧被北方的朋友叮嘱:比南极还冷。我不信,一看新闻才知道,哈尔滨还真比南极洲温度更低一些。

然而,在南方,完全是别有一番景致,街上的树还是那些绿树,没有哪颗树会变得光秃秃,与夏天别无二致。雪更是奇物,要是哪个南方的高山果树上挂了冰,都会让各路新闻媒体过去采访拍摄一番,然后写新闻道:“惊!南方XX一高山上下了雪!20年一遇!”,实则有没有下雪,明眼人也是看得出来的。实际上,在街上行走的人不是裹得严严实实,而是穿着短衣短裤,偶尔较为冷一些,才从箱底拿出一件外套来穿上。

有个家住北方的同学,来南方来上学,在艳阳天里进行长跑体质测试完了之后,在路上走着,不禁直擦汗,面露难色,一边感叹“唉呀!这玩意儿天怎么这么热呢!”,看他里面穿了件长袖,外面套了件运动外套,而我们都穿着短袖,于是问道:“穿这么多干啥呀!这天多热!”,回道“我咋知道啊!我老家现在零下十几度!就怕热了我才穿的两件!”这可把这位北方同学热坏了,同行的南方同学都在笑着,说“入乡随俗!”。

然而事情不会总如想象般发展,偶尔从西伯利亚来了一股冷空气,各大电视台纷纷发布公告“警告!冷空气即将南下,广州气温骤降数十度!”。南方人不禁打开朋友圈,把这新闻拍下来,然后附上一句话“冬天终于来了!”,似乎高兴,实则都在采购过冬的衣服,以及太冷不想出门吃的便当。南方的冷空气不干,总要带点水汽,一来,便是寒风呼啸,阴雨连天,走在路上,与你穿多少衣服并无大干系,是让你在骨子里觉得透冷。这就让南方人瑟瑟发抖了,躲在家里,空调有暖气的就把暖气打开,没有暖气的,只能靠南方人的“一身正气”。

广东人更有说“身为一个广东人,冻,唔可以缩,更加唔可以震!”的说法,可算是把南方人的心境描绘到极致,但又冷又湿,又更想让南方人想到北方去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来,学长带你加几个群,你以后会常用的。”

“啊,好啊!谢谢学长!”

一看群名“代抢代课代跑代拿代考群”。让人不免心生疑问的,这代拿快递,尚可以理解,这代课代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才发现这东西可不得了。

所谓代课,即“代为上课”,这课都可以代为上,对于刚从高中毕业上来的我们来说,着实有些新奇,但大学是个上课点名的操作,有人说道:“实在没办法,那天没空,怕点到我名字给我扣分”,更多的人不会这么说,他们说的是“好冷…不想上课,不如给几块钱叫代课吧”,还有的人说“这老师讲的真没意思,懒得听,叫代课吧!”。什么“男生,点了名就可以走”,什么“女生,坐着玩手机就行。” 这可让代课的人乐坏了,全程要做的只是去个温暖明亮的教室坐着玩手机,顺便还有人要往自己口袋里塞钱,岂不美哉?一有空了,看看群里,总有人要代课,便找了个看着顺眼的,接下一个单子,商量好时间地点,交了钱,也就得了一份美差,不禁开怀一笑。

所谓代跑,即“代为跑步”,学校要大家每个学期得跑个50公里的步,“50公里?比马拉松还长,这不要了我这老命么!”,眼看月底就要截止了,打开软件一看还有好几十公里没跑,心里想着“完了,这如果不天天跑3公里就玩完了。”于是就萌生去群里找代跑,不看不知道,原来个个都在叫代跑,有的2块1公里,有的1块一公里的,明码标价,市场还挺大,于是消息一发,就有人要接单,这可不是“花明天的钱圆您今天的梦”,而是如接单的人所说“赚别人的钱锻炼我的身体”,又得了一份美差,不禁开怀一笑。

所谓代考,即“代为考试”,这上了一学期的课,倒也没学什么东西,手机倒是玩得更加熟练,又下了什么新的软件,又知道哪个游戏好玩,又约好哪个周末再出去哪里消费一番。但一次上课,不经意间又听到讲台上那家伙说什么要考试,就有点慌了,这重修不要紧,毕竟钱不是问题,但问题是浪费了打游戏用的宝贵时间,于是也寻思上群里叫人代考吧,哎,不一会儿又有人接单,这接单的小伙子一看,既检验了自己学习水平,还可以赚钱,又得了一份美差,不禁开怀一笑。

代拿快递,代课代跑也已老套,代抢票,代考,倒是新鲜一点,毕竟毛主席就说了“要与时俱进”嘛!要是只接接拿快递,是要被淘汰的,毕竟市场这块蛋糕,是越分越小,所以要开辟新思路,这不,哪里又出了什么新政策,新要求,总之一句话:“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服务!”可得好好感谢这些为人民服务的人了!为大学生兼职打工,解决生活费的问题出谋划策,贡献了一份巨大的力量呢,想到这里,大家都不禁开怀一笑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车!我坐在车里的时候,无不感叹这钢铁巨物是多么的雄伟,不要怀疑我的比喻,就是雄伟,在他数米宽的驾驶舱内,其科技便可见一斑,他的所有设计,仪器,功能,是由多少设计师,物理学家沉淀而来,他是精华的结晶,是不断升级改造的产物,发展历史恐怕连航天器都难以比拟,车是人类交通发展的奠基一步,无论何时,都不会被代替,其更新换代速度令人叹为观止,以至于任何能看见真知的人在其面前都不禁惊呼一声。

同伴!深夜的一路上,很难见到小车,陪伴我们一路的,是那些同样规模的重卡,或油罐,或搅拌,他们身上重载的是不同的货物,却同样令人敬畏,听,那引擎深邃的呼啸声,从庞然大物的心脏传来,特别是在上坡的时候,更能听到这一声音,下坡的时候,便是最舒适的时候,夜风从耳边呼啸,引擎声为其让步。重卡们在路边休息的时候更为壮观,他们不约而同,犹如兄弟一般排成一排,这时候我才觉得,每个人都在路上,身上都有所肩负,目的地都是更美好的远方,但是夜深了,有点累了,就让我们休息一下,整理一下自己,继续出发吧。

光雾!夜里的山岭,尽头你可以看见一抹光雾,照亮了夜空,渐渐的,这光雾从天空降临,你可以看见一层光直扫而下,好像一个扫描仪,转眼间,你已溶在雾里了,此番景致,在四周围拢的树木反射之下,格外注目,半夜见此景,心里必然会有一丝感动的涟漪,有人与我一同,也是在黑暗里为了远方赶路的人。

远方!我的家乡,我的家人,你们在远方!每当我离家几百公里之外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我那远方的家!我亲爱的家人在那里牵挂着我,我又何尝不是这么牵挂着他们啊!我思念,我怀想!这是承载着最初梦想的地方,这是扬帆起航的港湾,使我在地球上不再孤独,因为我的心中,有我的远方。

道路!是你把远在千里之外的人们连接在一起,你时而穿越巍峨的山岗,在陡峭的山沿边盘旋之上,你时而又如一巨刃,单刀直入山的中部,变成一条隧道,无惧任何坎坷的路途,时而变为平坦的地毯,向平原的尽头延伸,你和其他道路一同交织,却从不重叠,因为你知道,你的心中有使命,有自己的远方。

城市!我亲爱的城市,时隔久远我再次投入你的怀抱当中,当我在远方遥望你的时候,能看见的是你的熠熠生辉,那耀眼的光芒是一条条不眠夜路里的一盏盏车灯,是一座座摩天大楼上直射云天的一个个高射灯,我知道你在用他们告诉我,你的生命力是有多么顽强,我也感谢你,当我在山区黑暗的路途中看见你的时候,我又多么感激人类聚集在前方的灯火之中,但这还不够,还要当我驱车不知不觉驶入你的世界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你的全部温暖,谢谢你将我接纳,并用带有灯光的路牌为我的路途指明方向。我又见一乞丐翻身趴在城市的路边,衣着破烂,发型凌乱,或是睡着了,又或是..这些穿行在城市中的人们,在这深夜夜色的笼罩中,只能拖着疲倦的身体在路边的椅子上栖息。愿世界安好。

工厂!我无法入眠,在四点多钟的夜里,看到身边厂房里那一排排亮着的灯!那是什么?!那是上夜班的人们,过着夜晚的节奏,在夜的陪伴下,悄声无息地做着自己要做的工作,是的,工厂的机器,是不会因为困倦及黑夜的到来而关灯表示屈服的,我们的生产线需要永远地充满动力,无论白天或是黑夜,为社会机器,为生产力,为人类的明天而不断运作,去适应黑夜吧!没有彻夜的不眠人类的的奋斗又有什么意义?

查看或添加评论

又是一年清明节,按照习俗,要回乡下去祭祖。我们家没有豪华,快速,避震良好的小汽车,但是因为要带的东西多,又不能坐上“人挤人”的小巴士回乡去,于是我们只能坐着爸爸的重卡(当然没有挂货柜)回到乡下去祭祖。

雾气弥漫的早上,在我们出发之前,爸爸在停满了车子的停车场发动他的宝贵重卡,我站在这台重卡面前,看到的首先是在它的侧面仍然有多年前贴上去的,已经褪了色的,变形金刚的标志,我隐约得记得它,我记得这台车的车牌,记得它的蓝色,我记得多年前我便是坐着这台车,从繁华的佛山一路摇摇晃晃地回来这个尚未熟悉的小城。

上了车之后,我感觉到这是一台有历史的重卡,古老的内设,掩饰不住它所经历的悠长的岁月。我知道,这台古老的重卡是我们家的最重要的谋生工具,是我们家四口人的经济来源,正是有了它,才有了我们家过得还算不错的日子,但这一切真的是这台车做的?不是,是爸爸,多年来,爸爸开着这台古老的重卡一路跑遍千千万万公里,行驶在大半个中国,它的大江南北都净收眼底,无数个昼夜,就像这行驶的重卡一样疾驰而去。

我是家里的长子,还有一个妹妹,但妹妹是女孩子,我是男孩子,从小妈妈告诉我“男子汉,责任大,要有担当才行。”如今我才真正认识到这句话。多年来,爸爸一直只手撑起我们家,妈妈没有固定职业,总是靠着一些零碎的工作赚得一点微不足道的买菜的钱,妈妈的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了,我总是感到非常担心她的健康问题,直到一天我从梦中惊醒,认识到我不再是那个趴在床上不愿起来的那个孩子了,我原来已经18岁了,我的父母已经40多岁了,我在一点点变成青年人的时候,我的父母也正在一点点地走向老年了,岁月不等人,我甚至害怕哪一天我们家唯一的支柱也会渐渐变得脆弱,而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便会在此时涌上心头。

我们都是理想主义者,有时候甚至在想,我生而为人,是世上最高贵的物种,我有梦想,我要自由,每日悠闲自在,谁不想呢?前几天看到有一个新闻,说是一对情侣把一台面包车改装成房车,走遍大江南北,做一个环国旅行,正如小猛在《农夫渔夫》里说“ 每一个早晨我耕耘在绿野田园,每一个黄昏我守望在乡间的麦田,我会把忧虑都融化在夕阳里。”是啊!歌词和他们的故事真的很美,尽情在诗情画意般的生活中无忧无虑地和自己心爱的人儿生活在一起,这可以说是每个人都向往的理想生活,但理想金字塔下面的是什么?可能就是物质,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的物质。有人读到此时,肯定认为我是个物质主义者,但是我们没有选择,就连伟人马克思的唯物论也说“物质决定意识”。连我们的意识都是建立在物质上的,我们还能怎么办呢?难道我们空着手,一无所有,和之前那个理想青年一样从祖国的北疆做顺风车一直到南国来吗?

妈妈说“年轻人总是觉得赚钱很容易,我当年也是那样想的,可是结婚以后你不得不面对现实。”有时候,命运捉弄人,爸爸开车出现的风险犹如在大海的一叶小船遇到了大风大浪,有时候,努力会在一段时间里付之东流,加上长期的债务压着我们的小家庭,让人感到喘不过气来,可是爸爸总说“你读你的书,我们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小时候我真的是这样想的,我不操心,这些赚钱什么的事情是大人的,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仍然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直到慢慢长大了,我才看清楚爸爸脸上的皱纹,妈妈脸上的愁容,是什么意思,是什么造成的,那就是为物质发愁。有一些人确实不同,不能否认,他们有殷实的家业,许多能干的兄弟姐妹,帮忙撑起家来,自己不用担心,确实无忧无虑,可以坐着他们的车子游遍大江南北。但很显然,我不是这类人,我虽同样生而为人,却有着重担在身,即使现在我尚未高中毕业,但也许很快我便会在半工作中读大学,然后走进社会,真正撑起家来,即使在梦中,我也渴望我能独自养活家人的那一天,如果不能独自一人,起码也要为父母亲减少一个重大的负担,从他们的肩膀上把担子分一大半给我,让我年轻的肩膀接受生活的磨炼,然后成长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人,然后在担起一个家庭的同时,拥有自己的家庭,并让我心爱的人们过得更好,到那个时候我不再是个消费者,而将成为一个生产者,同时,也会成为一个现实主义者。

我的脑子里,又想到爸爸一个人开着重卡,拉着上百吨货物,在无数个街道,无数个人身边驶过,在无数个路灯的微光下,路过无数个地方。

“即使最平凡的人,也得要为他那个世界的存在而战斗。从这个意义上说,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也没有一天是平静的。因此,大多数普通人不会像飘飘欲仙的老庄,时常把自己看作是一粒尘埃——尽管地球在浩渺的宇宙中也不过是一粒尘埃罢了。幸亏人们没有都去信奉“庄子主义”,否则这世界就会到处充斥着这些看破红尘而又自命不凡的家伙。普通人时刻都在为具体的生活而伤神费力——尽管在某些超凡脱俗的雅士看来,这些芸芸众生的努力是那么不值一提……” ——路遥《平凡的世界》

2_compressed.jpg
1_compressed.jpg
3_compressed.jpg

查看或添加评论

我们说,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或许就是人类拥有感情这样东西。
不知道又是谁说得,世界上的一切东西实质上就是一种交易。我认可这句话,包括感情在内也是如此,我们付出感情,可能也需要得到别人的回报,空有付出或空有得到的感情是不存在的或者是不能持续下去的。

父母对我们有感情,我们也对父母有感情,因为他们是给予我们生命的人,告诉我们世界上的语言怎么说,世界上的东西叫什么,告诉我们的行为动作的意味,即使是小孩子,他也能从父母及身边人的行为中领悟出一些东西。对于父母给我们的,我们报给他们以微笑,报给他们以孝顺,这是持续的感情,是长久的和永恒的,即使我们存在着瓜葛,但还会有其他感情所比不上的深厚,因为我们毕竟从血缘上一点就有来自着祖先的遗传。有人反驳此的话,便可以用感情也是一种交易来驳倒他了。

除了亲情,然后就是爱情。这里的爱情,我把它定义为属于男女之间喜欢或好感之类的问题,那么可以用这个爱情来将这方面包括,因为这类感情可能可以进一步变为爱情或属于这种情感,所以如果有人读到了这篇随笔,请不要误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年纪轻轻大谈爱情。我只是闲着没事有感而发随着性子写一写而已,因为可以说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这些爱情什么的话题不是那种不能写下来,不能自由表达的仿佛存在着某种只属于大人才能谈论的属于小孩子的讳忌了。好像是我们处在18,9岁的年龄,每个人都不再遮掩这些话题,大家都纷纷讨论着哪个男生哪个女生的各种事情。

花一样的年纪呀,有时候觉得真棒。岁月刚好,你可以去五月的花丛里找一找哪朵花儿是自己特别喜欢的,哪怕那朵花儿并不朝着自己开放,你就从哪里拿来椅子来坐在它旁边看着她,不需要什么言语,只等着它被风吹摇曳了,什么时候和它有个眼神接触,你仿佛就能从它的花蕊看出它对你的感觉,此刻的你便可以好像尽情遐想,你可以觉得它是对你有着感情的,你可以觉得它也喜欢着你,好像虽然它不能动,不能自己转过头来看着你,它也在期待风再次把它吹拂,好让它那温柔的眼神再次和你有个接触,虽然事实可能并非如此,但是在这样的一种平衡时刻,没有人愿意打破这种沉寂,没有人愿意说出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毕竟她是花儿,她不会表达,你也不想表达,你怕事实太残忍接受不了或者说你怕幸福来的太突然一下子打破了现在的状态让你无所适从,当然如果是后者情况可能更加容易处理,因为这是好的,是积极的,是一种良好的情感和荷尔蒙释放的感觉,我想体验过的人都可以不言而喻地理解到其中的味道。所以你只想这样凝望着她,等着她凝望着你。

但是有的时候,我们有点像一个被强征入伍的士兵。好像看着周围的人呀,一个个脱单,不找个人喜欢不找个人谈个恋爱哟好像是什么跟不上时代的事情。我们好像很慌张,18岁出头19岁没到或者说还没到18岁,就已经整日想着什么时候脱单的问题,男生们期待着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又温柔说话又好听,真的超喜欢的。女生们期待着有个特别帅气的男生,又温柔说话也很好听,真的也是超喜欢的那种。反正好像我们很多时候的脑容量的很大一部分都处在一种在寻找着自己心中白马王子或者说寻找着自己的白雪公主的那种状态。可能这也是一种积极的因素,可以说成为了一种动力,一种让我们变得更加好的一种因素。我们开始变得不愿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们开始变得积极,变得想让我们喜欢的人喜欢上我们,我们着急着表现自己,怕自己心中的ta哪一天不关注自己,改成了关注别人,或者说一开始ta都没有关注过自己,而是自己臆想中ta在关注着我们。

孤单的心呀,就是容易被另一颗孤单的心打动,然后两颗心好像可以以一种光子也无法到达的速度迅速地走在一起,我们的大脑开始释放出一种奇特的感觉,或者说一种奇特地化学物质,这种物质在告诉我们,我们喜欢上了对方,这是一层的感觉。我们的感觉在一次次地两个人的接触加深或者减退,着取决于我们的判断,我们判断另一个人是否喜欢自己,当两个人一样在一起的时候,他在促成我们变成情侣关系,我们喜欢上了对方,渐渐仿佛离不开对方,越走越近,可能这也是属于我们人类原始本能的一种。当我们看到有哪一对情侣走得很快很近,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其中至少有一个人的心是孤单的,因为只有孤单的心,才会那么容易被打动,那么容渴望。

感情的奇妙,我还在体会当中,我想尽我所能把他们变成文字记录下来,以便可以让我这多愁善感的人释放一下自己。

查看或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