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到这个小山城是8月18日的傍晚。那天她跟我说哪里不舒服,小腹也不舒服。日常来说,我是觉得她又乱吃什么东西了,搞得肠胃不适,但是傍晚她突然跟我说她目前,现在已经到阳山了!

本来不信,随着过来是一张河边的图片,看起来确像是小山城的样子,说真的,惊讶了。啊,要准备去哪?现在在干嘛?一串串问题让我心跳得飞快,原本准备8月20日才到阳山的,就提前来了,原来这就是她说的小秘密,这个戏精。

在朋友家吃过晚饭、回到住处的她叫我出来,我自然也是心情激动,说好不洗澡,想想又怎能不洗澡一身臭汗地去见爱人?所以赶忙去洗了个澡,喷了点香水,才出门去。一路说不出的紧张、兴奋与激动,她来了要带她到哪里去玩呢?本来打算是过两天再细做打算地,突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毕竟好似这小地方确乎没有什么好去处。

这么久没见,她说,见面一定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答应了。但是出现在她所在住处本口的,却不止是她一人,原来她的同伴们都一起出来。把她借走后,心情激动地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出来,只得是一番寒嘘问暖,她说她坐车看到一路这么山,想哭。我又记起我妈说的,第一次跟我爸来,看到这么山的山区,直接哭出来,历史总是有些许相似……

一路缠缠绵绵,好久没有感受身边被依偎着的感觉了,她的体温和温柔的气息缠绕着我,一时竟不知自己整走于何路,天却不自觉地下起雨来,雨势很大。我们就在商场的边沿躲雨,这才有机会仔细把她打量一番,她没有化妆,穿着灰色上衣和短裤,褐色的头发自然地散落在肩上,干净的脸上是那熟悉的,双水灵的大眼睛,欢喜极了。

世上美妙至此心满意足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中国有句古语:勤学好问。相信还被诸多学校做成雕刻,刻在墙上显眼的位置,让每日上学的学生一眼便看见,记在心里,告诉他们:不懂就要问。然而,这一好问的传统,现在正在逐渐泛滥,变质。

有人当即表示不服。不懂就要问啊!拿伽利略做例子,他不就是问个不停的那种!但要搞清楚,就算是伽利略,也是该问就问,而不是不该问一直问。古人在说这句话“勤学好问”的时候,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人无完人,个人懂得的实在有限,如果想要学习,进步,就必须向别人提问来丰富自己的知识。然而,因为提问又方便又快捷,可以讲到自己懂,这就让有些人就把资料和书本当做了摆设,一昧提问,而不加以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所谓思想者,绝非靠问出来的,而是要加以自己能力范围内最深刻的思考,利用手中的资源,无论是传统的书本,还是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随处可查的搜索引擎,都有着特别丰富的资源,为何不先索引资源呢?随手打开一个技术型论坛,每天发表的一百个主题中,有八十个都是提问的,上来就是“求助”,“求解”,好似真有什么大问题,点进去一看,又是一些网上随处可找到答案的问题,不禁丢了个链接:“我帮你百度一下”。本来,学有所成的人又乐于助人的人有很多,但是如此多的问题,解答了一次又一次,人们还是提问个不停,这时候,倒不如沉默了。

由此,有一个笑话便衍生出来了:好消息!好消息!本论坛与北京百度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正当人以为论坛有着什么不得了的成就,然而接下来是一句:以后大家有问题不用在群里提问,可以直接进行百度搜索啦!

查看或添加评论

头上的风扇转着。一个房间竟然有六台风扇之多,然而就这一扇在转着,转着。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还是小学二年级的远在佛山的城中村路边的旁边有一颗大榕树的出租屋顶楼,也是这一个风扇。但和现在这转的悠闲自得、做了点缀作用的电扇不一样,我知道我家那个是尽了全力了,转得飞快,还发出嗡嗡的声音,在天花板摇着,总是让我担心他是不是要掉下来,但是尽管如此,对于八月的顶楼来说,根本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一家人就用竹席铺在地上躺着,还是一头大汗,这风扇能做的也只是吧空气稍微降温,然后吹到老爸的肚皮上,最舒服的事情莫过于坐在吊扇底下,吃个西瓜,可谓舒适至极。可每当热里热得睡不着,妈妈总会拿个扇子,为我在一边扇风扇到天亮……

然后吧,这东西还在转着,转着,又想起老爸就说要给新房子也买一个吊扇,我一听,不乐意,说现在新房子有谁还会装这种东西的呢,谁不是装个中央空调做标配,一个房间凉快整个屋子凉快呢?他却说,你看以前没打工,在乡下过日子的时候,家里那吊扇多凉快,多舒服,外面开车回来,回家里客厅一坐,吊扇一开,嗡嗡一响,凉风就来了,这小风扇可跟他没得比,虽然有点吵,但是很安逸啊。但是老爸去了很多别人新装修的家看了之后,才发现真没谁装老吊扇,不禁觉得确实是过时了,无奈地也没装。

倒是让我笑着有点不解,也许这吊扇留存着他们上一辈太多的回忆和过往了,所以才会尽力想要留存呀。我们都是被过往铸造的人啊,或多或少,有些东西连时间都无法抹去,隐隐于心,无法释怀。

查看或添加评论

一夜烧烤、辣椒、啤酒都来了。从凌晨开始就遭殃了,只觉得肚子难受,想吐,起来喝点水,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躺着怎么也睡不着,就在那坐着,顺便上厕所去。一直到早上7点,觉得非去看看不可,医生说是急性肠胃炎,问我不如坚持上课,我也没想用这个偷懒,就说坚持,拿了点药,买了份粥,就往回走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在宿舍待着就跟报废了一样,动弹就觉得难受想吐,东西吃不下去,药也没法吃,要吐,就一直躺着,足足躺了一天,第二天才好点。还以为能撑着,却还是去开了假条。干躺着也睡不着,对此病好奇起来,拿在古代,怕是要一直翻看医术,庆幸是生活在现代,拿出手机一查就是诸多资料,里面有各种名医的叮嘱,禁食啊,盐糖水呀,都交代得一清二楚,好似有个家庭医生在旁边指点一般,不禁心里觉得踏实。

比起这些小病小痛,一些折磨人的慢性病才让人烦。昨晚和很久没联系的老友联系,他说自己得了很多慢性病,才十几岁,就很多老年人才有的问题,天天往医院跑,医生都熟络了,急忙安慰他说要抱有希望,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发达,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心态要放好。

但是得了这些问题肯定是很恼人的,自己也不是什么毛病都没有过,可能一直就沉浸在折磨里,明知不好,却不好走出来,病痛导致抑郁,让人往坏的地方想。要是能一直保持着什么乐观积极的态度,相信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或者心里有信仰的人,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问题,就平静接受,有病就积极治疗,估计过得就会快乐多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我记忆力不好,健忘。见着一个人,忘记他的长相,又把谁和谁搞混在一起,愣是在脑子里记不住谁的样子。一早上醒来那十分钟里,倒觉得记忆里十分好,一下子猛然想起某人的长相,不禁惊呼一声:我想起某人的样子了!却好景不长,十分钟后,忘得一干二净,直到再次见到,才想起此人原来长这样。到一个地方去,问起某路怎走,一人指点道:从此路直走,第三个路口右转,然后直走到第二个路口左转。便跟着去,确实到了地方。然而,及下次再到时,便不记得路,在几个路口绕了半天,愣是没找到地方,拍了一下脑袋,要自己记住那顺序,记不着了路。

“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整天记不着东西。”实际我也不知道,脑子里没想什么,经常放空,倒也成就了我一技能:立即入睡。入眠时间极短,几乎不会想任何东西,许多人倒是羡慕。

只可惜,不擅回忆,过了就忘,倒是造成很多记忆消逝。与朋友谈及什么,(我此处已经举不出例子因为已经忘了谈了什么)一下子被提起:你还记得你当初怎样怎样么。一想,模模糊糊倒还记得一点,但具体已经忘记,曾为自己做过这么傻的事情偷笑不已,倒也变成一种新鲜事。

小时候,别人向自己借了钱,不足一星期,忘得一干二净。借了什么游戏光盘,又不足一星期,忘得一干二净。直到钱罐子里的钱和光盘架里的碟子越来越少的时候,才想是谁借了,竟然不记得。回头跟好友吹嘘的时候说:我大度,不记仇!

查看或添加评论

听到浴室开门的声音的一霎那,时间好像冻住了,记忆又回到还在家里,深夜坐在卧室打游戏的我,又听到妈妈叫我“别玩了,天气冷,这么晚了,赶紧洗个澡睡觉了,早睡早起。”,说罢,妈妈就会在客厅看看电视,而我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一遍又一遍地弹我的吉他,看我的书,好像世界与我无关,直到深夜,一家人都睡觉了,客厅的灯也关掉了,我才慢悠悠地洗个澡,然后倒在床上倒头睡去,暑假里,或与好友骑行游玩于林荫小道,或独自在天台上独自饮着午后,生活不禁太过悠然自在。

白驹过隙,开学已经三个月了,国庆节回过去一次,就去找了几个好朋友玩,聚一聚,期间有一天是好朋友的生日,本来约好要去什么地方两个人再走一走,但是考虑到懒的问题,也就没去,转而去了那个熟悉的咖啡馆,咖啡馆里在闹市左边的巷子里,和外面如隔世一般,进去以后,别有一番情调,绿植的装饰把整个天花板都铺了个满满当当,偶尔有一两个“葫芦”往下垂钓着,转眼看墙上,全是人们写给思念的人的纸条,转角处有几个箱子,放着想给几年后的自己寄的信件,上面盖章写着“旁边咖啡馆”,点上两杯咖啡,聊天,两个人就在那里待了一个下午,恰好店家有把陈旧的吉他,虽然弦都已然锈迹斑斑,不过所幸调了弦之后,还能发出一番熟悉的声响。那个晴朗的下午,我为她弹了流行的云,一抹抹的流云印在天蓝色的墙纸上,随风飘动,街边的绿树窸窸松松,耳边传来从这吉他音箱里来流动的音符,和互相懂得的人分享着大学的生活,最近的趣事,如果说下午可算美好,这应该算特别美好的,喜静之人厌恨嘈杂,烦透了那些人声的鼎沸,所幸是下午人不多,安静是留给我们的。

不必去追寻什么暗合世事,单凭着自己所乐的事情,过下去,悠然便长存与心,在这冰冷的,雨天的晚上,忆起往日之事,所幸拥有过快乐,再怎么寒冷,心里也只有一股股暖流长存。

查看或添加评论

今天体育课安排在体育馆进行体质测试,排队很长人很多。首先去测试的是肺活量,不料可能是由于测试机器的问题,吹了半天将要没气竟然才开始计数,结果下来可想而知,便是不及格的,我觉得有些委屈,吐槽了一番,就去测其他项目了,或者想着回来再测一次。测完其他项目回来之后,室友刚好在测肺活量,便跟过去看他测,测试机器不一样,因而也许可以看出是否是机器问题。

站在一边看着他吹,结果看到是正常的,他合格了,那一刻,想起我排队的时候有些女生也是回头站在朋友旁边,轮到朋友时便再测一遍,于是我便也去箱子里拿了个一次性漏斗,把身份证放到机器上,准备开始也测一遍,一边骂着我测那边的机器一定有问题,算是给后面排队的同学说了说缘由,而且还回过头来,给排后两位的同学说了声抱歉,他们也回了笑,表示心里和表面都同意,或者心里不同意但表面同意,算是给颁发了许可,于是我就心安理得地准备开始了。

正当准备把嘴凑到机器上的时候,排后五六位的一个女同学就大声的说:“不是应该重新排队吗?”。我一惊,看来有人表示有意见了,因为实在不想重新排一次队,就尝试跟她说我那边机器有问题,朋友在这里测,想顺便测一次,反正有人也会测几次。不料,没有领情,她还是说道:“那该怪我们后面的人咯?”。脸皮再厚的人也不好意思了,没办法,我对着她的冷脸说了声对不起,很抱歉,顺便把双手合拢,鞠了个躬,以表示我是很真诚道歉的。

当时是没有意识到的,只是在心里骂着,觉得非常不服,搞得我在众人面前十分尴尬,就补吹一次有这么大不了么?不就是等一会儿吗?我都这么好声好气地给后面的人说声抱歉在先了,就算是我在后面排队,看到这样的人,我也会很慷慨地让他们啊,还会觉得他们很有礼貌而从心里,表面对这样的人感到敬佩呢,但是我忘了,这是现在的我的想法。

在路上走了一会儿,又想起自己曾经何尝不是如此。喜欢充当人民的排头兵,做着一根刺,随时想给那些让大众不满的人一些教训。记得刚上高中的时候,班长晚修吵了,闹了,大声说话了,影响大家自习了,我毫不犹豫站起来,大声地怼班长:“你能不能小点声,吵到我们自习了!”全班轰然安静,大家都在看着我,班长也没有说话,但也是安静了下来。我就坐下了,旁边几个同学过来给我竖大拇指,说:“你真厉害”。当时是觉得他们在夸我的,心里面也是非常舒服,感觉做了件大好事,当了出头人,便一直这样,有谁让自己不满意了,或者让大家不满意了,我总是第一个出头当恶人,要把他们给批判一番。

慢慢长大了,问同学对我的评价如何,说是很凶,但也说不出个缘由,也只是说,就是看起来凶,原因呢?想了个一两年,才发现问题原来在这里,同样的人,都差不多,为什么别人受人喜欢,我却不受欢迎?于是,就下定决心改了。实际上,从行为动机上分析,无非就是想指责一下做错事的人,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以期他们能往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发展。但是我忘了,人际交往问题,日后的某天在读到卡耐基的书,才觉得负面影响在别人心里是可以留下很深很久的,这样是不受人喜欢的,具有高攻击性,和批判性的人,在别人眼里其实就是一个笑话,嘴上说你厉害,其实内心可能与你敬而远之了。

回到今天,如果性格尚如从前,我也必定会充当指责我那人,是的,排队的人也许感到大快人心,终于把这个插队的家伙给弄走了,也算是给大伙儿出了口气,但是换过来,再问问他们,有谁打心里敬佩她,并觉得这样的行为吸引到他们,给他们增加好印象了呢?怕是会让人担心,什么时候她也会这样对待自己吧,毕竟,带刺的人,谁也不知道会刺到谁。反过来,一向喜欢谴责,批判他人的我在那种时候总算也领悟到被人批判,和当众尴尬无比的滋味了。

幸好,现在的我已经把刺给拔掉了,如那个在篱笆上打钉子的男孩一样,虽然在篱笆上留下不好的痕迹了,但也许能多做点事情,让人觉得还是平易近人的,以期能最大程度抚平糟糕的印象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为了办一件事情,我来到城北影院门口处等一个朋友。
来到影院门口,首先吸引我的是一阵歌声,有一个唱歌的人在这里。微光中我看不清他的正脸,但大概看到是个男的,大概4,50岁,身着简版的西装革履,看起来有些中老年歌唱家的味道。一个黑色的简陋架子放在他前面,上面大概看到有一台平板电脑,架子上挂着他的水壶和包包,紧接着,一台广场舞音响放在他旁边。他正在拿着麦克风,忘我地歌唱着,声音从音响里传来,在寒风中飘荡着,荡到远处,把楼房震得天响,与隔壁广场舞大妈一起,打破了安静的夜晚。

他一边唱着,路过的人们有的投来好奇的眼光,以为是卖唱的人没有在一旁看到放钱的袋子,以为是花钱点歌唱的人没有看到旁边站着收钱的人,看到的只是灯光下的孤身一人,一支麦,一个音响,时而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唱到情深处,时而低头皱眉,时而仰天长啸。有一两个摩的司机在他旁边听他唱歌,不时也随着歌声点着头,其他的便是匆匆而过的路人,最多驻足看两眼,便离去。其所唱的歌曲,明显是属于70,80年代前辈的音乐,我无法听懂歌词,因而所能听到的只是一些有年代味道的调子。

唱到广场舞大妈散去之后,广场上已少了一半的行人,渐渐地,演唱似乎带来序幕,我坐在一旁听着,一首唱罢,只见歌唱人操着本地口音,用蹩脚的普通话说了一句“谢谢大家”,然后鞠了个躬,他在对谁说?我在心里问自己,显然四周空无一人,他也没有对着谁说话,只是对着他的音响,最后,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把水壶放到包包里,便拖着音响走离了广场。

IMG_0394_compressed.jpg
IMG_0396_compressed.jpg

查看或添加评论

我在夜里看到你的背影,我们只有几步之遥,短短几秒钟我便能追上你与你搭上话,假装恰好同路,并且聊上几分钟,说不定便会有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但我没有这么做。

我还是不够勇敢,见到你我便面红耳赤,简直无法呼吸,我确定这都是真的,真正喜欢的人才会来到另一个人的梦里三次之久,哪怕来自几个月的思念,但仅此而已,我对你一无所知,甚至未曾多言两语,又或者两日前的情人节夜里在我不知是情人节的情况下我没有突发奇想发布一篇蕴含深沉意味象征的关于暗恋的文章,或许就没有你说你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趋向着我跟我搭话问我说的是谁,也没有我与你表白的那些言语,因为我害怕错失机会,怕不说就分别后永远没机会了,如果这样该多好,我不会对你有如此深沉的思念,因为我们的对话里我读不出你的拒绝,也读不出你的表态,接下来我的所作所为便毫无掩饰只是为了和你更进一步关系而做,事情变得尴尬,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掩饰我的所作所为,我是一个不懂得任何套路和出牌的人,因为我对你说,You are my flower

我还是不够自私,我不能放任自己去追求你,我怕伤害了你。我深知我有几斤几两,但我无法抑制我自己不想你。曾有人追求过我,我不敢接受,因为这不真实,我所珍视的是你,我忘不了你,我无法任凭我自己和一个非我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对此一无所知,我不能做到对你撒谎,不能因为我个人的喜欢而让你感到烦恼,我没有资格在你的记忆里占有一份空间,我是多么的渺小,我会不顾一切深陷其中,比起令人苦恼的无限思念,我宁愿恪守在暗恋线的边缘,打扰到你我很抱歉,我语无伦次。

也许,六年里真正占有过我的记忆的只有你。

查看或添加评论

可能人的思想总会体现在他的所做之中,最近才认识到社会化的重要性,作文里无数次写过人与社会,却从未真正认识到什么是社会化。

从前我总是体验不到为何网游有什么好玩的,而总是陶醉在单机游戏中,实际上两者的差别就在社会化里。

真正玩上网游就会沉迷一段时间,这可能就是因为其社会性,果然人都是群体动物,一个人会感受到不自在的孤独,所以总是有人说,人多才有意思。

戴着耳机走在街上,我就在形形色色的人旁边走过,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我是个真正的旁观者,但实际上我就是社会里的一个人,理由很简单,就因为我没有回到山上的山村野林里面去过着自己自给自足的生活,好像爱因斯坦的感慨那般,我们确实是在其他人的奉献和服务中生存的,因为我们都是社会里的人。

前段时间我所开的游戏服务器里我用了好多星期写了一个新的玩法,类似于农场,但奇怪的是他所带来的批判声比赞扬声更大,不是因为他不够好,不够新颖,但是服务器人数就是上不来,我到处问人,大家都觉得没意思,最近才恍然大悟,正是其类似于单机游戏一般没有联动起大众玩家来,所以才落得如此下场。我认真听了其他人的建议着重完善了一种类似于可以拉帮结派的功能,以及集体打仗的功能,这才真正点燃了玩家的热情,他们投入到游戏当中,其中有一个还说“我真的离不开这游戏了,其他游戏虽然也好玩,但我隔一段时间不玩这个游戏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或许这就是最大的鼓励吧。

表现在生活方面,我从前从不在意什么衣着打扮,甚至大骂别人虚有其表,简直是浪费金钱,但最近我也买起了nb,nike,又或者是iphone,果然人还是要面子的,穿着整齐美观帅气对形象分是增加很多的,而且是基础性的,我以前竟然丝毫不在意,以前就觉得那些女生果然不穿校服要好看的多,今儿才晓得为啥,看来是我涉世太少,从前只顾着赚零花钱玩玩,然后又投入到一些没用的地方,或者说投入到一些别人根本不晓得的地方,但从今以后不会了。

我曾尝试写一些小说,但总觉得角色稀少,内容空洞,现在观之,觉得一是读书太少,而是生活体验太少,三是对社会化认识太少,想必以后会着重社会化方面吧,让自己融入在社会里才是好事呀。

查看或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