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要将开发环境转到MacOS,以前在Windows安装一个PHPEnV即可的事情变得相对麻烦,记录一下安装过程。

  1. 首先安装HomeBrew,这是一个类似于apt/yum的软件包管理程序,原版在国外连接很慢,换成国内版安装:

    /bin/zsh -c "$(curl -fsSL https://gitee.com/cunkai/HomebrewCN/raw/master/Homebrew.sh)"

  2. 安装Nginx

    brew install nginx

  3. 安装PHP,默认是最新版,也可以指定版本安装:将php换成php@7.3之类的即可

    brew install php

  4. 修改Nginx配置文件将8080端口改为80端口,先停止Nginx,再修改

    sudo nginx -s stop
    nano /usr/local/etc/nginx/nginx.conf

以上步骤要把localtion ~ .php$ {内的内容取消注释,修改工作目录,并把fastcgi_param一行内的$script改为工作目录,保存文件,退出

  1. 重启Nginx服务以监听80端口

    sudo nginx

  2. 启动php

    brew services start php

  3. 目前仍未解决在用户文件夹的工作目录运行静态资源加载出现404的问题
  4. 访问检查:http://localhost
查看或添加评论

“深夜听此轻音乐,说震颤不为过,辗转难眠。钢琴的敲击就像在叩问心灵,这样的旋律总会给人一种会发生什么的预感,也有对某些事情的期待,失望,无奈,隐忍,释然。有电影镜头般的遥远与不真实。” ———— 清新聊斋

摘录于:https://music.douban.com/subject/19974783/
原作者:清新聊斋
摘录已获得原作者授权

查看或添加评论

中国有句古语:勤学好问。相信还被诸多学校做成雕刻,刻在墙上显眼的位置,让每日上学的学生一眼便看见,记在心里,告诉他们:不懂就要问。然而,这一好问的传统,现在正在逐渐泛滥,变质。

有人当即表示不服。不懂就要问啊!拿伽利略做例子,他不就是问个不停的那种!但要搞清楚,就算是伽利略,也是该问就问,而不是不该问一直问。古人在说这句话“勤学好问”的时候,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人无完人,个人懂得的实在有限,如果想要学习,进步,就必须向别人提问来丰富自己的知识。然而,因为提问又方便又快捷,可以讲到自己懂,这就让有些人就把资料和书本当做了摆设,一昧提问,而不加以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所谓思想者,绝非靠问出来的,而是要加以自己能力范围内最深刻的思考,利用手中的资源,无论是传统的书本,还是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随处可查的搜索引擎,都有着特别丰富的资源,为何不先索引资源呢?随手打开一个技术型论坛,每天发表的一百个主题中,有八十个都是提问的,上来就是“求助”,“求解”,好似真有什么大问题,点进去一看,又是一些网上随处可找到答案的问题,不禁丢了个链接:“我帮你百度一下”。本来,学有所成的人又乐于助人的人有很多,但是如此多的问题,解答了一次又一次,人们还是提问个不停,这时候,倒不如沉默了。

由此,有一个笑话便衍生出来了:好消息!好消息!本论坛与北京百度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正当人以为论坛有着什么不得了的成就,然而接下来是一句:以后大家有问题不用在群里提问,可以直接进行百度搜索啦!

查看或添加评论

晴儿,最近安好?

现在是下午四点,外面雨朦朦胧胧的,在玻璃上印下水珠往下流,有点像我的眼泪。我打算去自首,我不想回去躲着担惊受怕,这一天迟早要到的。我是注定要走上这条不归路的,这是命,我最近总是在想你是对的,我不应该来这里。我没有办法,因为他们拿刀架在我脖子上叫我杀她,我真的很害怕,我是个懦夫,我到现在还没办法忘记她恐惧可怜的眼神,她趴在我的双腿前苦苦哀求,一直哭着,喊着叫我不要杀她,我还是把刀子捅到她的身体里了,她一下子就僵住了,血流了一地,我看到灯光照在血上,好像涌泉一样,我当场就晕了,起来发现又在这房子里了,我还是证明了我对大哥的忠诚不是么?

可是大哥竟然不愿意待见我了,我醒来的时候身边都没人了,他们都坐上火车跑了,呵呵,桌子上还留着个纸条嘲笑我么:你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现在才觉得,当初说是的什么一起发财,伸张正义,全是狗屁!那个女孩她有罪么?无非是穿着华贵,脸蛋好看了一些,走个夜巷就要落得如此下场?我真希望我能代她去死了的,但我太胆小了,比起别人死,我更怕自己死……但是杀了人不就是要填命的么,我跑不掉了。

今天难得出门一次,天气变暖和了,前几日的积雪消融地差不多了,前阳公园的人又多了,卖糖葫芦的人把手插在棉大衣里,在门口吆喝。他们太幸福了,太幸运了,我想着,也觉得我很幸运,我拥有你呀,你还记得我们以前去坐摩天轮的时候么?你说以后,每年过年都要来坐,让这个城市看着我们变老。我好想给你更多,但是我太轻信了人了,我对不起你晴儿。

今年可能不回家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头上的风扇转着。一个房间竟然有六台风扇之多,然而就这一扇在转着,转着。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还是小学二年级的远在佛山的城中村路边的旁边有一颗大榕树的出租屋顶楼,也是这一个风扇。但和现在这转的悠闲自得、做了点缀作用的电扇不一样,我知道我家那个是尽了全力了,转得飞快,还发出嗡嗡的声音,在天花板摇着,总是让我担心他是不是要掉下来,但是尽管如此,对于八月的顶楼来说,根本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一家人就用竹席铺在地上躺着,还是一头大汗,这风扇能做的也只是吧空气稍微降温,然后吹到老爸的肚皮上,最舒服的事情莫过于坐在吊扇底下,吃个西瓜,可谓舒适至极。可每当热里热得睡不着,妈妈总会拿个扇子,为我在一边扇风扇到天亮……

然后吧,这东西还在转着,转着,又想起老爸就说要给新房子也买一个吊扇,我一听,不乐意,说现在新房子有谁还会装这种东西的呢,谁不是装个中央空调做标配,一个房间凉快整个屋子凉快呢?他却说,你看以前没打工,在乡下过日子的时候,家里那吊扇多凉快,多舒服,外面开车回来,回家里客厅一坐,吊扇一开,嗡嗡一响,凉风就来了,这小风扇可跟他没得比,虽然有点吵,但是很安逸啊。但是老爸去了很多别人新装修的家看了之后,才发现真没谁装老吊扇,不禁觉得确实是过时了,无奈地也没装。

倒是让我笑着有点不解,也许这吊扇留存着他们上一辈太多的回忆和过往了,所以才会尽力想要留存呀。我们都是被过往铸造的人啊,或多或少,有些东西连时间都无法抹去,隐隐于心,无法释怀。

查看或添加评论

一夜烧烤、辣椒、啤酒都来了。从凌晨开始就遭殃了,只觉得肚子难受,想吐,起来喝点水,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躺着怎么也睡不着,就在那坐着,顺便上厕所去。一直到早上7点,觉得非去看看不可,医生说是急性肠胃炎,问我不如坚持上课,我也没想用这个偷懒,就说坚持,拿了点药,买了份粥,就往回走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在宿舍待着就跟报废了一样,动弹就觉得难受想吐,东西吃不下去,药也没法吃,要吐,就一直躺着,足足躺了一天,第二天才好点。还以为能撑着,却还是去开了假条。干躺着也睡不着,对此病好奇起来,拿在古代,怕是要一直翻看医术,庆幸是生活在现代,拿出手机一查就是诸多资料,里面有各种名医的叮嘱,禁食啊,盐糖水呀,都交代得一清二楚,好似有个家庭医生在旁边指点一般,不禁心里觉得踏实。

比起这些小病小痛,一些折磨人的慢性病才让人烦。昨晚和很久没联系的老友联系,他说自己得了很多慢性病,才十几岁,就很多老年人才有的问题,天天往医院跑,医生都熟络了,急忙安慰他说要抱有希望,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发达,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心态要放好。

但是得了这些问题肯定是很恼人的,自己也不是什么毛病都没有过,可能一直就沉浸在折磨里,明知不好,却不好走出来,病痛导致抑郁,让人往坏的地方想。要是能一直保持着什么乐观积极的态度,相信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或者心里有信仰的人,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问题,就平静接受,有病就积极治疗,估计过得就会快乐多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哒,哒”。每一步都在盛殿里回响。这个中世纪的哥特式教堂就立在废墟上,许是神圣条约的缘故,殿堂被保护得很好,交火的两方文明都不敢破坏它。一束夕阳的光辉斜斜地照在墙上,依然可以看见画中那被岁月尘封的千年之景。“快!快!把炮火阵列移动到这一边来!我们时间不多了!狙击手,你们立即分别到西边、北边的瞭望塔就位,一有情况立即汇报!”“是!” 殿堂外是CA指挥官的嗓门和运兵车隆隆的声音,运输机正呼啸而过。几只白鸽被惊得从琉璃色的窗边飞起,刹那间,整个圣殿都紧张起来,数日无法入眠。

尼尔穿着的仍是那长靴,黑色丝袜衬托出她的双腿,尽是灰烬掩住了白皙。上身是紧身的黑裙,蕾边下是暗灰色绑手,手握暮色之剑,临界之石坠在她的胸前,她的面具上的绿翡翠在光线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呈三角向外突出的还有那被血染红的羽毛,为她平添了一丝令人惊异的华贵。她正缓缓走向盛殿中央。荣光号泰坦跟随她的脚步,一边走动,头部的扫描仪一边发出淡蓝色的光,并开始缓缓转动,发出吱吱的声音,这是在对环境进行生物扫描和建模,随后一个甩手把手上的动能长枪挂在背上,重新站直,显出一个战斗型泰坦的英姿来,“尼尔,区域安全。”他说道。

圣殿正道两边的石柱缓缓升起,圣火被自动点燃,圆形的大堂中央,是一个被藓类植物和藤曼缠绕的控制台,幽邃的红光围绕在一个类似插槽的石孔中,一股远古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尽是森气。“只要我把临界之石放进去,远古守卫就会带领我们走向胜利么?为什么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呢?……”

尼尔看着左手的缠绕着的绷带,一时间变得无言。

查看或添加评论

“哒”,火机刚靠近烟条,就被风吹灭了,点不着。
连打几次,他又把手捂着,可算点着了这该死的烟,吸了一口,零星火光在烟尾闪烁。
“咳,咳”,猎人冷笑一下,扛着猎枪从林子里往回走,门口,猎人无力地抬头看了看他的家,这个有着十几万年历史的木屋,多少动物被他猎杀,曾经让他引以为豪的动物被做成标本挂在墙上,可谓琳琅满目,就算是石板床,也是用羊毛毡子铺的,他走到床边,一把掀开早已因卧榻发黄发黑的毡子。
现在,猎人只能看到月光照在石板床上,显得冰凉,他用力挪动了一下没有心脏的身体,在血泊中试图让自己躺在石板上,一地都是血,没有颜色的,透明的血,呵?我连血色都没有了么?猎人自嘲道,一面看着墙上密密麻麻的标本,确实也是,他们也没有血了,然后,十几万年来第一滴眼泪在猎人的眼睛里打转,渐渐地,猎人感到眼睛被红色覆盖,红色的眼泪?猎人已经看不清了,便也不想再理会了,躺在床上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猎人不再思考,以为自己死去了。

阳光透过林叶间的空隙照在猎人黝黑的脸上,枪管噌亮,“真是矫健啊”猎人欣赏着从倍镜里看到的这只鹿,“嘣!”一声枪响,“呦!”再熟悉不过的一声凄惨的声音从枪口对准之处传来,鹿往前跑去,血在鹿身上流下来,并随着鹿的足迹,向前流淌。
“这东西,还不肯死么?” 猎人踏着矫健的步伐,跟了上去,因为他知道,不久之后,这只鹿就会因为流血过多乖乖躺在地上死去。
突然,猎人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倒了一下,他站起身来,仔细一看,地下这坐着的物一头棕色的长发下是白净的脸庞,是个男孩。
忍着腹部的枪伤,男孩说道:“为什么要杀戮呢?”
猎人回答说道:“因为我要杀光森林里所有的动物,生来如此。”
“那么杀光之后呢?”
“......我不知道,我就是要杀光所有动物。”
“包括我吗?”
“包括你,一切动物。”
“嘣!”又一声枪响,瞄准的是男孩的脑袋,顷刻间,血肉模糊。

“你未得到而渴望的事物都笼罩着魔光,充满蛊惑的力量,而等你实际拥有它的时候,它会和你此刻握在手中的水杯一样朴实。”

猎人睁开眼睛的时候,仍是那一片红色。男孩最后的话,一直在猎人的脑子里回荡。

查看或添加评论

说起冬天,北方人的眼里,可能是银装素裹,白雪飘飘,在充满暖气的房间里,手握一杯暖暖的咖啡,看着窗外漫天的雪花,孩子们正在用萝卜给雪人安上鼻子,这是冬日的乐趣,然而也只能是我想象的乐趣,实际北方是如何模样,还未曾去亲眼看过,只是一昧被北方的朋友叮嘱:比南极还冷。我不信,一看新闻才知道,哈尔滨还真比南极洲温度更低一些。

然而,在南方,完全是别有一番景致,街上的树还是那些绿树,没有哪颗树会变得光秃秃,与夏天别无二致。雪更是奇物,要是哪个南方的高山果树上挂了冰,都会让各路新闻媒体过去采访拍摄一番,然后写新闻道:“惊!南方XX一高山上下了雪!20年一遇!”,实则有没有下雪,明眼人也是看得出来的。实际上,在街上行走的人不是裹得严严实实,而是穿着短衣短裤,偶尔较为冷一些,才从箱底拿出一件外套来穿上。

有个家住北方的同学,来南方来上学,在艳阳天里进行长跑体质测试完了之后,在路上走着,不禁直擦汗,面露难色,一边感叹“唉呀!这玩意儿天怎么这么热呢!”,看他里面穿了件长袖,外面套了件运动外套,而我们都穿着短袖,于是问道:“穿这么多干啥呀!这天多热!”,回道“我咋知道啊!我老家现在零下十几度!就怕热了我才穿的两件!”这可把这位北方同学热坏了,同行的南方同学都在笑着,说“入乡随俗!”。

然而事情不会总如想象般发展,偶尔从西伯利亚来了一股冷空气,各大电视台纷纷发布公告“警告!冷空气即将南下,广州气温骤降数十度!”。南方人不禁打开朋友圈,把这新闻拍下来,然后附上一句话“冬天终于来了!”,似乎高兴,实则都在采购过冬的衣服,以及太冷不想出门吃的便当。南方的冷空气不干,总要带点水汽,一来,便是寒风呼啸,阴雨连天,走在路上,与你穿多少衣服并无大干系,是让你在骨子里觉得透冷。这就让南方人瑟瑟发抖了,躲在家里,空调有暖气的就把暖气打开,没有暖气的,只能靠南方人的“一身正气”。

广东人更有说“身为一个广东人,冻,唔可以缩,更加唔可以震!”的说法,可算是把南方人的心境描绘到极致,但又冷又湿,又更想让南方人想到北方去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来,学长带你加几个群,你以后会常用的。”

“啊,好啊!谢谢学长!”

一看群名“代抢代课代跑代拿代考群”。让人不免心生疑问的,这代拿快递,尚可以理解,这代课代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才发现这东西可不得了。

所谓代课,即“代为上课”,这课都可以代为上,对于刚从高中毕业上来的我们来说,着实有些新奇,但大学是个上课点名的操作,有人说道:“实在没办法,那天没空,怕点到我名字给我扣分”,更多的人不会这么说,他们说的是“好冷…不想上课,不如给几块钱叫代课吧”,还有的人说“这老师讲的真没意思,懒得听,叫代课吧!”。什么“男生,点了名就可以走”,什么“女生,坐着玩手机就行。” 这可让代课的人乐坏了,全程要做的只是去个温暖明亮的教室坐着玩手机,顺便还有人要往自己口袋里塞钱,岂不美哉?一有空了,看看群里,总有人要代课,便找了个看着顺眼的,接下一个单子,商量好时间地点,交了钱,也就得了一份美差,不禁开怀一笑。

所谓代跑,即“代为跑步”,学校要大家每个学期得跑个50公里的步,“50公里?比马拉松还长,这不要了我这老命么!”,眼看月底就要截止了,打开软件一看还有好几十公里没跑,心里想着“完了,这如果不天天跑3公里就玩完了。”于是就萌生去群里找代跑,不看不知道,原来个个都在叫代跑,有的2块1公里,有的1块一公里的,明码标价,市场还挺大,于是消息一发,就有人要接单,这可不是“花明天的钱圆您今天的梦”,而是如接单的人所说“赚别人的钱锻炼我的身体”,又得了一份美差,不禁开怀一笑。

所谓代考,即“代为考试”,这上了一学期的课,倒也没学什么东西,手机倒是玩得更加熟练,又下了什么新的软件,又知道哪个游戏好玩,又约好哪个周末再出去哪里消费一番。但一次上课,不经意间又听到讲台上那家伙说什么要考试,就有点慌了,这重修不要紧,毕竟钱不是问题,但问题是浪费了打游戏用的宝贵时间,于是也寻思上群里叫人代考吧,哎,不一会儿又有人接单,这接单的小伙子一看,既检验了自己学习水平,还可以赚钱,又得了一份美差,不禁开怀一笑。

代拿快递,代课代跑也已老套,代抢票,代考,倒是新鲜一点,毕竟毛主席就说了“要与时俱进”嘛!要是只接接拿快递,是要被淘汰的,毕竟市场这块蛋糕,是越分越小,所以要开辟新思路,这不,哪里又出了什么新政策,新要求,总之一句话:“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服务!”可得好好感谢这些为人民服务的人了!为大学生兼职打工,解决生活费的问题出谋划策,贡献了一份巨大的力量呢,想到这里,大家都不禁开怀一笑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