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午后,正当其炎热之时,同行坐校巴回家的人不少,往后看,后方已经排了长的队。司机站在车门边,拿着烟,一边抽着,一边拿着手机一个个验票。

我很快上了车,坐得前排,习惯性靠着窗户坐,正扣着安全带,抬头眼见是那数据结构课的老师。这个老师讲课可用声势浩大形容,不是别的,正是声音大,每每上课怕是没把麦克风喊破就十分不适,但我顾不及她,因为从早肚子便有些不适,我知道这是我老毛病犯了——一想到坐车身体便条件反射般地抗拒。

司机回到座位,站起身来,把车上的遮阳布拉下来,握着他熟悉的方向盘,启程。这老师坐到了我旁边,说方才见我背着琴,夸我多才多艺,与她谈笑一阵,而肠胃也稍缓和了。车开到市区,路上的车和红绿灯都多了起来,车开一阵走一阵,我好不舒适,觉得肚子里在翻腾倒海,汗水从额头渗出来,到第一站还未停稳,我便受不住,与老师打了声招呼,下了车。

太阳很大,下车地是个偌大的广场,建筑远在广场的另一边。人们多背着包,拖着行李,往地铁站去,我正急,看见地铁站,条件反射一般冲进去,径直冲向安检员,问她此站有无厕所?安检员左看看同事,同事摇摇头,说:“没有。” 晴天霹雳,硕大的地铁站竟无厕所!那么这么多工作人员,难不成自带尿不湿或者是改造人之类无需如厕?!我顾不得这么多了,匆忙打开手机,搜索“卫生间”,这附近果真无公共洗手间,但是广场右边的公路过去转角之处有家肯德基,里面倒是有可一用。

我拖着行李箱,背着吉他,朝着目标飞快跑去,箱子的四个轮子和凹凸不平的地面发出不妙的磕碰声,一路穿过人群,到达终点。目标地点果真凉快,卫生环境俱佳,燃眉之急总算得以解决。

我一脸舒适地走出来,正打算把手机拿出来打车前往下个目的地,却不了手机怎么也按不开机,只有一个硕大的红白色电量不足的图标,我一笑,老手机确实容易没电,不过我倒是有充电宝!伸手进背包摸索一番,很顺利就把充电线插在手机上,另一头却怎么也摸不出发出电量的东西!原来我只带了线而没有带最重要的充电宝!怎么办?这里离车站尚有十几公里,走路不可达,此地人生地不熟,一时竟觉得十分紧张。

没办法,只得惆然着走,一家咖啡馆和共享充电宝箱摆在我面前,害!这么多电,于我来说是却是不可得的,没电扫不了码,便无法借来救急。女朋友之前参加过一个商业策划,有一点便是要共享充电宝实现无需手机借用功能,先前就觉得应该如此,现在问题在眼前,便更加烦恼了。

咖啡馆旁边是几张桌子,坐着几位有闲情逸致的人在喝咖啡,我鼓起勇气,向一个年轻的小哥问:

“你好,我想问下,就是我的手机没电了借不了充电宝,您能不能帮我借一下我手机有电了马上借回。”

本来只是抱着碰一碰运气的心态问的,不料小哥很爽快:

“这样啊,在外面遇到这种情况确实很困扰呢,我帮你借吧!”
“谢谢啊,谢谢!我一有电马上自己借回。”

充电宝借出,不一会手机开机了,有种死里复生的感觉,行程可以继续了。坐在小哥旁边,和他攀谈了一会,一辆黑色的轿车开到了旁边,小哥走了过去跟他打了声招呼,回头跟我说:

“我有事先走了,你待会记得把充电宝还回去”

我还没有问他的联系方式,说:

“你留个微信给我吧多少钱我待会还给你”

“不用了,你稍后自己还了,借回便是”

大方的态度,是在把我感动了,于是在我这个穷学生眼里,他所喝的饮品杯上的星巴克的标志更闪耀了。

有电了,手机电量越来越多,我打着车前往车站,司机是个很有意思的老广州,虽不是广州本地人,却在此住了很多年,一路滔滔不绝,给我讲广州地标的故事,听得出来,话里都带着骄傲的味道。

手机的电,慢慢充满了,车到了车站,我才想起,我竟然把自己借回充电宝的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怎么?我手上的是我自己借的充电宝么?不是的!这是小哥借给我的,啊,一震惊,才看了时间已过了数个小时,估计小哥已经收到了二十元的账单,一股愧疚之情在我心头涌上来,我很难过,把充电宝就近还了,却没有一点联系方式可以看到,该死!这充电宝公司果然还有许许多多要改进的地方,连个借用人的联系方式都没有!这下我可成了历史的罪人!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几十块钱的问题!而这小哥的一番好意被我无意来的一番践踏,估计他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不再会给予这么热情的帮助,而我,就成了浇灭他助人为乐之火焰的那盆水!

太糟了!或许在不久的以后也有个身体不适,手机没电又需要帮助的人,拖着疲惫的身躯请求他帮助的时候,他会拒绝。谁说的准,这不是下一个我呢?

行李很重,心里更重。

查看或添加评论

她来到这个小山城是8月18日的傍晚。那天她跟我说哪里不舒服,小腹也不舒服。日常来说,我是觉得她又乱吃什么东西了,搞得肠胃不适,但是傍晚她突然跟我说她目前,现在已经到阳山了!

本来不信,随着过来是一张河边的图片,看起来确像是小山城的样子,说真的,惊讶了。啊,要准备去哪?现在在干嘛?一串串问题让我心跳得飞快,原本准备8月20日才到阳山的,就提前来了,原来这就是她说的小秘密,这个戏精。

在朋友家吃过晚饭、回到住处的她叫我出来,我自然也是心情激动,说好不洗澡,想想又怎能不洗澡一身臭汗地去见爱人?所以赶忙去洗了个澡,喷了点香水,才出门去。一路说不出的紧张、兴奋与激动,她来了要带她到哪里去玩呢?本来打算是过两天再细做打算地,突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毕竟好似这小地方确乎没有什么好去处。

这么久没见,她说,见面一定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答应了。但是出现在她所在住处本口的,却不止是她一人,原来她的同伴们都一起出来。把她借走后,心情激动地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出来,只得是一番寒嘘问暖,她说她坐车看到一路这么山,想哭。我又记起我妈说的,第一次跟我爸来,看到这么山的山区,直接哭出来,历史总是有些许相似……

一路缠缠绵绵,好久没有感受身边被依偎着的感觉了,她的体温和温柔的气息缠绕着我,一时竟不知自己整走于何路,天却不自觉地下起雨来,雨势很大。我们就在商场的边沿躲雨,这才有机会仔细把她打量一番,她没有化妆,穿着灰色上衣和短裤,褐色的头发自然地散落在肩上,干净的脸上是那熟悉的,双水灵的大眼睛,欢喜极了。

世上美妙至此心满意足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由于要将开发环境转到MacOS,以前在Windows安装一个PHPEnV即可的事情变得相对麻烦,记录一下安装过程。

  1. 首先安装HomeBrew,这是一个类似于apt/yum的软件包管理程序,原版在国外连接很慢,换成国内版安装:

    /bin/zsh -c "$(curl -fsSL https://gitee.com/cunkai/HomebrewCN/raw/master/Homebrew.sh)"

  2. 安装Nginx

    brew install nginx

  3. 安装PHP,默认是最新版,也可以指定版本安装:将php换成php@7.3之类的即可

    brew install php

  4. 修改Nginx配置文件将8080端口改为80端口,先停止Nginx,再修改

    sudo nginx -s stop
    nano /usr/local/etc/nginx/nginx.conf

以上步骤要把localtion ~ .php$ {内的内容取消注释,修改工作目录,并把fastcgi_param一行内的$script改为工作目录,保存文件,退出

  1. 重启Nginx服务以监听80端口

    sudo nginx

  2. 启动php

    brew services start php

  3. 目前仍未解决在用户文件夹的工作目录运行静态资源加载出现404的问题
  4. 访问检查:http://localhost
查看或添加评论

“深夜听此轻音乐,说震颤不为过,辗转难眠。钢琴的敲击就像在叩问心灵,这样的旋律总会给人一种会发生什么的预感,也有对某些事情的期待,失望,无奈,隐忍,释然。有电影镜头般的遥远与不真实。” ———— 清新聊斋

摘录于:https://music.douban.com/subject/19974783/
原作者:清新聊斋
摘录已获得原作者授权

查看或添加评论

中国有句古语:勤学好问。相信还被诸多学校做成雕刻,刻在墙上显眼的位置,让每日上学的学生一眼便看见,记在心里,告诉他们:不懂就要问。然而,这一好问的传统,现在正在逐渐泛滥,变质。

有人当即表示不服。不懂就要问啊!拿伽利略做例子,他不就是问个不停的那种!但要搞清楚,就算是伽利略,也是该问就问,而不是不该问一直问。古人在说这句话“勤学好问”的时候,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人无完人,个人懂得的实在有限,如果想要学习,进步,就必须向别人提问来丰富自己的知识。然而,因为提问又方便又快捷,可以讲到自己懂,这就让有些人就把资料和书本当做了摆设,一昧提问,而不加以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所谓思想者,绝非靠问出来的,而是要加以自己能力范围内最深刻的思考,利用手中的资源,无论是传统的书本,还是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随处可查的搜索引擎,都有着特别丰富的资源,为何不先索引资源呢?随手打开一个技术型论坛,每天发表的一百个主题中,有八十个都是提问的,上来就是“求助”,“求解”,好似真有什么大问题,点进去一看,又是一些网上随处可找到答案的问题,不禁丢了个链接:“我帮你百度一下”。本来,学有所成的人又乐于助人的人有很多,但是如此多的问题,解答了一次又一次,人们还是提问个不停,这时候,倒不如沉默了。

由此,有一个笑话便衍生出来了:好消息!好消息!本论坛与北京百度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正当人以为论坛有着什么不得了的成就,然而接下来是一句:以后大家有问题不用在群里提问,可以直接进行百度搜索啦!

查看或添加评论

晴儿,最近安好?

现在是下午四点,外面雨朦朦胧胧的,在玻璃上印下水珠往下流,有点像我的眼泪。我打算去自首,我不想回去躲着担惊受怕,这一天迟早要到的。我是注定要走上这条不归路的,这是命,我最近总是在想你是对的,我不应该来这里。我没有办法,因为他们拿刀架在我脖子上叫我杀她,我真的很害怕,我是个懦夫,我到现在还没办法忘记她恐惧可怜的眼神,她趴在我的双腿前苦苦哀求,一直哭着,喊着叫我不要杀她,我还是把刀子捅到她的身体里了,她一下子就僵住了,血流了一地,我看到灯光照在血上,好像涌泉一样,我当场就晕了,起来发现又在这房子里了,我还是证明了我对大哥的忠诚不是么?

可是大哥竟然不愿意待见我了,我醒来的时候身边都没人了,他们都坐上火车跑了,呵呵,桌子上还留着个纸条嘲笑我么:你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现在才觉得,当初说是的什么一起发财,伸张正义,全是狗屁!那个女孩她有罪么?无非是穿着华贵,脸蛋好看了一些,走个夜巷就要落得如此下场?我真希望我能代她去死了的,但我太胆小了,比起别人死,我更怕自己死……但是杀了人不就是要填命的么,我跑不掉了。

今天难得出门一次,天气变暖和了,前几日的积雪消融地差不多了,前阳公园的人又多了,卖糖葫芦的人把手插在棉大衣里,在门口吆喝。他们太幸福了,太幸运了,我想着,也觉得我很幸运,我拥有你呀,你还记得我们以前去坐摩天轮的时候么?你说以后,每年过年都要来坐,让这个城市看着我们变老。我好想给你更多,但是我太轻信了人了,我对不起你晴儿。

今年可能不回家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头上的风扇转着。一个房间竟然有六台风扇之多,然而就这一扇在转着,转着。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还是小学二年级的远在佛山的城中村路边的旁边有一颗大榕树的出租屋顶楼,也是这一个风扇。但和现在这转的悠闲自得、做了点缀作用的电扇不一样,我知道我家那个是尽了全力了,转得飞快,还发出嗡嗡的声音,在天花板摇着,总是让我担心他是不是要掉下来,但是尽管如此,对于八月的顶楼来说,根本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一家人就用竹席铺在地上躺着,还是一头大汗,这风扇能做的也只是吧空气稍微降温,然后吹到老爸的肚皮上,最舒服的事情莫过于坐在吊扇底下,吃个西瓜,可谓舒适至极。可每当热里热得睡不着,妈妈总会拿个扇子,为我在一边扇风扇到天亮……

然后吧,这东西还在转着,转着,又想起老爸就说要给新房子也买一个吊扇,我一听,不乐意,说现在新房子有谁还会装这种东西的呢,谁不是装个中央空调做标配,一个房间凉快整个屋子凉快呢?他却说,你看以前没打工,在乡下过日子的时候,家里那吊扇多凉快,多舒服,外面开车回来,回家里客厅一坐,吊扇一开,嗡嗡一响,凉风就来了,这小风扇可跟他没得比,虽然有点吵,但是很安逸啊。但是老爸去了很多别人新装修的家看了之后,才发现真没谁装老吊扇,不禁觉得确实是过时了,无奈地也没装。

倒是让我笑着有点不解,也许这吊扇留存着他们上一辈太多的回忆和过往了,所以才会尽力想要留存呀。我们都是被过往铸造的人啊,或多或少,有些东西连时间都无法抹去,隐隐于心,无法释怀。

查看或添加评论

一夜烧烤、辣椒、啤酒都来了。从凌晨开始就遭殃了,只觉得肚子难受,想吐,起来喝点水,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躺着怎么也睡不着,就在那坐着,顺便上厕所去。一直到早上7点,觉得非去看看不可,医生说是急性肠胃炎,问我不如坚持上课,我也没想用这个偷懒,就说坚持,拿了点药,买了份粥,就往回走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在宿舍待着就跟报废了一样,动弹就觉得难受想吐,东西吃不下去,药也没法吃,要吐,就一直躺着,足足躺了一天,第二天才好点。还以为能撑着,却还是去开了假条。干躺着也睡不着,对此病好奇起来,拿在古代,怕是要一直翻看医术,庆幸是生活在现代,拿出手机一查就是诸多资料,里面有各种名医的叮嘱,禁食啊,盐糖水呀,都交代得一清二楚,好似有个家庭医生在旁边指点一般,不禁心里觉得踏实。

比起这些小病小痛,一些折磨人的慢性病才让人烦。昨晚和很久没联系的老友联系,他说自己得了很多慢性病,才十几岁,就很多老年人才有的问题,天天往医院跑,医生都熟络了,急忙安慰他说要抱有希望,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发达,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心态要放好。

但是得了这些问题肯定是很恼人的,自己也不是什么毛病都没有过,可能一直就沉浸在折磨里,明知不好,却不好走出来,病痛导致抑郁,让人往坏的地方想。要是能一直保持着什么乐观积极的态度,相信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或者心里有信仰的人,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问题,就平静接受,有病就积极治疗,估计过得就会快乐多了。

查看或添加评论

“哒,哒”。每一步都在盛殿里回响。这个中世纪的哥特式教堂就立在废墟上,许是神圣条约的缘故,殿堂被保护得很好,交火的两方文明都不敢破坏它。一束夕阳的光辉斜斜地照在墙上,依然可以看见画中那被岁月尘封的千年之景。“快!快!把炮火阵列移动到这一边来!我们时间不多了!狙击手,你们立即分别到西边、北边的瞭望塔就位,一有情况立即汇报!”“是!” 殿堂外是CA指挥官的嗓门和运兵车隆隆的声音,运输机正呼啸而过。几只白鸽被惊得从琉璃色的窗边飞起,刹那间,整个圣殿都紧张起来,数日无法入眠。

尼尔穿着的仍是那长靴,黑色丝袜衬托出她的双腿,尽是灰烬掩住了白皙。上身是紧身的黑裙,蕾边下是暗灰色绑手,手握暮色之剑,临界之石坠在她的胸前,她的面具上的绿翡翠在光线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呈三角向外突出的还有那被血染红的羽毛,为她平添了一丝令人惊异的华贵。她正缓缓走向盛殿中央。荣光号泰坦跟随她的脚步,一边走动,头部的扫描仪一边发出淡蓝色的光,并开始缓缓转动,发出吱吱的声音,这是在对环境进行生物扫描和建模,随后一个甩手把手上的动能长枪挂在背上,重新站直,显出一个战斗型泰坦的英姿来,“尼尔,区域安全。”他说道。

圣殿正道两边的石柱缓缓升起,圣火被自动点燃,圆形的大堂中央,是一个被藓类植物和藤曼缠绕的控制台,幽邃的红光围绕在一个类似插槽的石孔中,一股远古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尽是森气。“只要我把临界之石放进去,远古守卫就会带领我们走向胜利么?为什么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呢?……”

尼尔看着左手的缠绕着的绷带,一时间变得无言。

查看或添加评论

我记忆力不好,健忘。见着一个人,忘记他的长相,又把谁和谁搞混在一起,愣是在脑子里记不住谁的样子。一早上醒来那十分钟里,倒觉得记忆里十分好,一下子猛然想起某人的长相,不禁惊呼一声:我想起某人的样子了!却好景不长,十分钟后,忘得一干二净,直到再次见到,才想起此人原来长这样。到一个地方去,问起某路怎走,一人指点道:从此路直走,第三个路口右转,然后直走到第二个路口左转。便跟着去,确实到了地方。然而,及下次再到时,便不记得路,在几个路口绕了半天,愣是没找到地方,拍了一下脑袋,要自己记住那顺序,记不着了路。

“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整天记不着东西。”实际我也不知道,脑子里没想什么,经常放空,倒也成就了我一技能:立即入睡。入眠时间极短,几乎不会想任何东西,许多人倒是羡慕。

只可惜,不擅回忆,过了就忘,倒是造成很多记忆消逝。与朋友谈及什么,(我此处已经举不出例子因为已经忘了谈了什么)一下子被提起:你还记得你当初怎样怎样么。一想,模模糊糊倒还记得一点,但具体已经忘记,曾为自己做过这么傻的事情偷笑不已,倒也变成一种新鲜事。

小时候,别人向自己借了钱,不足一星期,忘得一干二净。借了什么游戏光盘,又不足一星期,忘得一干二净。直到钱罐子里的钱和光盘架里的碟子越来越少的时候,才想是谁借了,竟然不记得。回头跟好友吹嘘的时候说:我大度,不记仇!

查看或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