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随着北行的车队来到广阔的原野上,绿色盈满了旅人的眼睛,公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与之连接在一起的,是湛蓝的天空,偶尔有一两丝慵懒的云从那蓝色的远方飘过来,汽车穿越着齐齐哈尔草原的心脏。行驶到草原北部的时候已是临近黄昏,车上的人基本已经睡去,他还醒着,眼睛盯着窗外,有一丝沉醉,原野让人忘记了一些东西,忘记自己为何要远去北方,忘记和她在一起的一切。不知不觉,车已到了住处,此时,已是傍晚时分。

民宿坐落在老城区里,是个三层的小楼房,看起来有些老旧,但是内饰摆放非常整齐,墙上偶尔看到的画也和暖黄色微光很搭,各式各样的酒在酒柜里,让人有点目不暇接,大厅里还有一些人,他们也来自南方,聚集在一起在火炉边谈天论地,一边喝着酒,欢笑着。走到柜台,他犹豫了一下,对伙计说:“还有房间吗?要一间单人房”。走进房间,他把行李放在床边的一角,然后把拖鞋换上,走到窗边。天气似乎变得有些糟糕,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现已在月光下看到天空阴云密布,豆大的雨点从天上纷纷降落下来,下在地上,打湿了老街,让人们撑起了伞,打湿了古墙,让老城显得更加陈旧了,晚上外面如闹市一般,但他只看见转角的那盏霓虹灯还在闪烁着不同颜色的光。

“别看啦,快陪我来看看这双鞋子好不好看呀?”
“喂,还在发呆呢?早点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恍惚一下,才发现原来是幻听,这房间除了自己空无一人的。

旅行了一天有些劳累,他不再想融入到外面的快乐去,“哪里有快乐可言?”他问自己,好像确实找不到答案,便洗漱了一番,在床上睡去了。

床头的钟还在滴答着,雨还在黑夜的窗外淌着,顺着窗户流下来,他又梦见她了,梦见他们一起在明媚中坐在碧原上,一起躺着,双手交叉放在脑勺后面,一起含着芦苇叶,一起仰望蓝天,梦见他们走在田埂上,两个人羞涩地小声唱着彼此都喜欢的歌,她的脸庞,他的笑容,她粉红色的衬衣,他们在一起的时光都在梦里一一浮现。他已经数不清在多少次这样的夜晚醒来了,这几天都是这样的梦把他在半夜唤醒,却没有把梦里面的她带到他的身边,床边还是空无一人,不过也没有床边,单人床是没有第二个人的位置的,想到这里,他开始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变成了哭泣,和雨声融在了一起,朦胧了他的眼睛,然后,眼泪在纯白色的床单上滴滴答答。

他缓缓起身,拿起放在床边的破木吉他,吉他还是原来那把,一起唱的人却已经不在身边了。

“这里的秋天,开始变得寒冷,孤独了忙碌的人”
“你和我一样,都是说谎的人,拥抱城市的灰尘”
…………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