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儿,最近安好?

现在是下午四点,外面雨朦朦胧胧的,在玻璃上印下水珠往下流,有点像我的眼泪。我打算去自首,我不想回去躲着担惊受怕,这一天迟早要到的。我是注定要走上这条不归路的,这是命,我最近总是在想你是对的,我不应该来这里。我没有办法,因为他们拿刀架在我脖子上叫我杀她,我真的很害怕,我是个懦夫,我到现在还没办法忘记她恐惧可怜的眼神,她趴在我的双腿前苦苦哀求,一直哭着,喊着叫我不要杀她,我还是把刀子捅到她的身体里了,她一下子就僵住了,血流了一地,我看到灯光照在血上,好像涌泉一样,我当场就晕了,起来发现又在这房子里了,我还是证明了我对大哥的忠诚不是么?

可是大哥竟然不愿意待见我了,我醒来的时候身边都没人了,他们都坐上火车跑了,呵呵,桌子上还留着个纸条嘲笑我么:你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现在才觉得,当初说是的什么一起发财,伸张正义,全是狗屁!那个女孩她有罪么?无非是穿着华贵,脸蛋好看了一些,走个夜巷就要落得如此下场?我真希望我能代她去死了的,但我太胆小了,比起别人死,我更怕自己死……但是杀了人不就是要填命的么,我跑不掉了。

今天难得出门一次,天气变暖和了,前几日的积雪消融地差不多了,前阳公园的人又多了,卖糖葫芦的人把手插在棉大衣里,在门口吆喝。他们太幸福了,太幸运了,我想着,也觉得我很幸运,我拥有你呀,你还记得我们以前去坐摩天轮的时候么?你说以后,每年过年都要来坐,让这个城市看着我们变老。我好想给你更多,但是我太轻信了人了,我对不起你晴儿。

今年可能不回家了。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