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每一步都在盛殿里回响。这个中世纪的哥特式教堂就立在废墟上,许是神圣条约的缘故,殿堂被保护得很好,交火的两方文明都不敢破坏它。一束夕阳的光辉斜斜地照在墙上,依然可以看见画中那被岁月尘封的千年之景。“快!快!把炮火阵列移动到这一边来!我们时间不多了!狙击手,你们立即分别到西边、北边的瞭望塔就位,一有情况立即汇报!”“是!” 殿堂外是CA指挥官的嗓门和运兵车隆隆的声音,运输机正呼啸而过。几只白鸽被惊得从琉璃色的窗边飞起,刹那间,整个圣殿都紧张起来,数日无法入眠。

尼尔穿着的仍是那长靴,黑色丝袜衬托出她的双腿,尽是灰烬掩住了白皙。上身是紧身的黑裙,蕾边下是暗灰色绑手,手握暮色之剑,临界之石坠在她的胸前,她的面具上的绿翡翠在光线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呈三角向外突出的还有那被血染红的羽毛,为她平添了一丝令人惊异的华贵。她正缓缓走向盛殿中央。荣光号泰坦跟随她的脚步,一边走动,头部的扫描仪一边发出淡蓝色的光,并开始缓缓转动,发出吱吱的声音,这是在对环境进行生物扫描和建模,随后一个甩手把手上的动能长枪挂在背上,重新站直,显出一个战斗型泰坦的英姿来,“尼尔,区域安全。”他说道。

圣殿正道两边的石柱缓缓升起,圣火被自动点燃,圆形的大堂中央,是一个被藓类植物和藤曼缠绕的控制台,幽邃的红光围绕在一个类似插槽的石孔中,一股远古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尽是森气。“只要我把临界之石放进去,远古守卫就会带领我们走向胜利么?为什么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呢?……”

尼尔看着左手的缠绕着的绷带,一时间变得无言。

none

评论已关闭